南京师范大学  |  新闻与传播学院

学院新闻

“求真”沙龙:邹举副教授分享媒体知识产权的多元思考

发表时间:2017-04-12    浏览次数:

        4月12日中午,“求真”教师沙龙第二期在新传大楼405如期举行。本期沙龙主讲人为我院青年教师邹举副教授,沙龙由副院长骆正林教授主持,院党委书记顾永林及众多师生参与了本次讲座。


        讲座伊始,邹举老师抛出了一个问题——“如何赋予思想以财产权”。他指出,传统法学理论的困境在于功利论、劳动论、人格论、社会规划论间不可通约、无法对话,而经济学进入法理学则具有一定意义。经济学理论解释法理较有契合度,比如经济赔偿中价值是通过效率的形式加以反映。但邹举老师强调“也会有人质疑经济学的“效率”与法理学中的“公平”怎么能同约?”

        随后,邹举老师便以他的博士论文《电视内容产业的版权战略研究》为例,为大家讲述版权问题为什么能够从经济学角度加以分析。


        一、为什么需要版权制度

        邹举老师讲到“排他性与竞争性是商品的必要因素”。但思想不同于物质,思想不具有排他性所以无法具有竞争性。但思想作为公共物品,具有极强的外部性,因此带来广泛的“搭便车”行为。因而思想的原创者无法回收他的成本。针对这样的情况,就需要赋予信息产品以产权,使其成为“有主之物”,从而使其外部性降到最低。但同时版权垄断性的产生也带来一系列的成本:包括公众接触的成本,新作品的创作成本以及版权边界的界定成本。

        二、激励机制促使版权“商品化”

        邹举老师认为,版权是以国家的名义赋予作者定价和征收费用的权利。版权“商品化”使得作者不仅是凭借知识、才华、灵感在文化田地中的默默耕耘者,也被塑造成一个嗅觉灵敏的利益追逐者;版权商品化的发展,作为理性人的“作者”的结构也变得愈加复杂起来。从原来的个体模式发展为集体模式、投资模式。邹举老师列举了电视剧、动画人物、主题曲等等衍生产品例子来说明现在的一种“投资”与“回报”模式。同时当前还存在着其他的激励模式:包括法定许可、补偿金模式、政府补贴等。但邹老师也补充道,政府补贴这种介入模式也会引得许多作品为了政府补贴而做,导致产品质量差、激励效果并没有达到。因此最好的激励模式应该还是产权化的市场激励机制。


        三、市场机制促进版权“产业化”

        邹举老师提出,文化产品不同于普通商品,版权产品成本结构不清晰,但可以通过产品之间的有效竞争和供需之间的自发交易形成价格,与消费者间形成互动,由市场关系来决定。邹举老师还举了最近很火的周海森的反腐小说的例子来帮助大家理解。同时思想“无形”的缺点反而成为了一种可弹性发展的优势。在产业组织和体系完善问题上,以降低“交易成本”为目标形成数字化交易平台,集体管理模式都是很好的选择,江苏台现在的“制播分离”便是一个例子。

        新媒体技术的发展使得传播渠道的稀缺性和垄断性被逐渐消解,内容产业逐渐获得了独立发展的几乎和空间。电视台从单纯的播出机构转变为面向市场的内容提供商和发行商,“注意力经济”理论已无法全面对电视产业的经济本质做出解释。而电视中版权观念的长期缺失更突出了我国电视内容产业版权战略实施的必要性。邹举老师以论文《低保护下的繁荣:电视节目模式市场发展的范式探究》为切入点提出对我国电视节目模式管理的启示,包括在法律上应与国际接轨,不要自缚手脚,创造宽容环境、促进整体繁荣;在行政上通过行政管理加以调节;同时企业自身规避侵权、合理模仿创新,形成创新机制和自我保护机制等。

        在讲述过程中,邹举老师还穿插着向大家推荐了能够帮助更好理解这些问题的书籍和文献,包括易建雄的《技术发展与版权扩张》、科斯《企业的性质》等。


        在随后的互动交流环节,杨晓霞老师提出版权保护是否是可以用价钱来衡量的?在电视节目中,个体版权与电视台的版权又是如何计算的?邹举老师认为电视节目倾向于将版权打包,由制片方决定如何分配更加合理,这里面有的靠市场决定,有的则依赖于政策规定。钱珺老师提出了关于论文投稿期刊杂志后,杂志社版权与原作者版权间的关系问题。针对这一问题老师们各抒己见,讨论更加热火朝天。骆正林老师补充道:“版权保护不光是对大机构的,更多的是对很多弱势的芸芸众生的保护,因为知识生产还是有赖于创新。”


        随后张弢老师、胡颖老师和杨晓霞老师针对内容价值的实现方式,卖版权方式是否有前景问题分别发表了自己独到的观点。邹举老师强调到“哪一种模式会成为主流需要市场去检验,但前提是要尊重版权人个人的意愿。”在热烈的讨论范围下,顾书记也忍不住为大家分享了自己关于作品与版权问题的亲身经历。幽默的言辞引得满堂喝彩,同学们收获颇丰。

        讲座结束时,副院长骆正林教授总结发言,鼓励同学们以后也能参与到学术沙龙的讨论当中,期待更多的老师、博士生们能分享自己的研究成果与心得。(文/朱敏 图/康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