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师范大学  |  新闻与传播学院

学院新闻

随园传媒讲坛:斯特灵大学Gregory Singh博士携手Eddy博士畅谈媒介融合与数据新闻

发表时间:2017-04-15    浏览次数:

        4月14日上午10时,随园新传大楼308室,英国斯特林大学艺术人文学院媒体分院的两位高级讲师Dr. Gregory singh和Dr.Eddy Borges-Rey分别围绕“媒介融合”和“数据新闻”为同学们做了精彩的讲座。


        Gregory Singh博士认为,从内容的生产和消费角度,媒介融合主要包括三方面:多元化的媒介产业、多元化的媒介平台和流动的媒介受众。他指出,媒介融合是个持续进行的过程,目前的数字融合仅是漫长的历史进程中的一部分。对于传统媒体来说,社交媒体起了补足作用。

        Gregory Singh博士列举了YouTube上的网红达人Shay Carl。通过发布日常生活中的琐碎、搞笑的视频,Shay Carl迅速积累起上百万的粉丝,并于2009年成立了公司Make Studios。该公司2014年被迪士尼以300万美元的高价买下。Gregory Singh博士总结道,Shay Carl的成功之道在于讲述自己的故事。跨媒介的语境下,内容生产者都趋向于使故事更丰满、更引人入胜,与受众进行更积极的互动,从而更有效地推广品牌。这种经济模式正被广泛地复制。


        Gregory Singh博士指出,融合新闻的文本通过多渠道发布,各平台发挥自身优势,相互配合,最终在接收端为用户创造统一协调的娱乐体验。“黑客帝国”是典型的读者驱动型跨媒介产品,包括漫画、电影、动画、游戏,极大地丰富了产品的内容和呈现形式,提升了受众的参与度。另一方面,跨媒介模糊了真实与虚拟的界限,个体处于“永远在线”的状态,难以区分网络生活和现实生活,真实的案例就是物联网。个体的各种数据被这些相互连接的智能设备获取,为人们的日常生活、休闲娱乐、健康保障提供支持;同时互动越多,机器越智能。每天我们都被数据包围,并不断生成大量新的数据,我们需要真正考虑的是:数据如何被有效、安全、健康地管理?

        Eddy博士与大家分享了数据新闻的前沿观点。他首先建构了关于数据的金字塔模型:数据——信息——知识——智慧。金字塔底端的原始数据本身是没有意义的,直至嵌入一定的格式中。在相互联系的格式中,海量数据生成了有价值的信息:谁在何时何地做什么。第三层级,信息被进一步剖析,解决“怎样”的问题;最终在金字塔的顶端,解决“为什么”的问题。具体到数据新闻,数据中是如何生成新闻的呢?Eddy博士将这个过程分为四阶段:数据、过滤、可视化、形成故事。其中最重要的两个环节——过滤和可视化决定了该过程的成败。


        Eddy博士将数据新闻分为三类:数据中产生新闻点的报道、数据驱动的调查性报道、用于调查的新闻客户端。《卫报》一直走在数据新闻制作的前沿。第一类,《卫报》曾将英国政府一年的财政支出以颜色各异的圆形表示,圆形面积代表支出多少,各个大圆形延伸出同色的子项目。与以往的线性的数字相比,这种数据呈现非常直观。而在第三类的新闻客户端中,《卫报》开发出一种APP,用户输入一年的收入,便能看到可以在英国的什么位置买得起房子。第二类的调查报道,2016年的“巴拿马文件”,直指全球范围内的贪腐和避税行为。此次泄密的文件大小为2.6TB,是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泄密事件。在经过来自76个国家的超过370位记者近两年的努力后,“巴拿马文件”才在2016 年4月3日由国际调查记者联盟正式公布,引起很大震动。这项调查成为数据新闻史上的一个重要里程碑。

        Gregory Singh博士和Eddy博士的精彩分享让同学们对媒介融合和数据新闻有了更全面和更深刻的认识,对于当下的数据生活也有了更深入的了解。(文/陆伟晶 马金多 图/李子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