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爱传媒讲坛第6期:杨击副教授解读《看见和听见:雅克埃吕尔媒介思想的进路》

发表时间:2017-11-29    浏览次数:

    1128日下午,复旦大学文学博士、新闻学院副教授杨击老师应邀做客南师新传院弘爱传媒讲坛,给同学们带来了他的最新翻译成果。靖鸣教授主持本次讲座。


     一、作者介绍

     杨击老师首先介绍了本书的作者——雅克·埃吕尔,详细介绍了埃吕尔要做什么和怎么做。“做什么”是指独自面对我活在其中的世界,试图理解它,并以我所生活在其中的另一种实在面对它。而“怎么做”则是从最简单的日常经验层面出发,并不携带任何批判武器,作为一个普通人而非科学家,去讨论我们所经验的,我感受到,听到的和看到的。

     二、看见与听见

    在介绍完雅克·埃吕尔之后,杨老师自然的引出了“看见”和“听见”两个主体。在“看见”这个层面上,杨老师解释了看见与形象的优势和局限。而关于“听见”,杨老师指出,埃吕尔的听见指的是人类言说的语言,语言赋予我们自由,语言将我们带入奥秘。随后,杨老师介绍了“看见”和“听见”的主要差异和对立之处。两者主要的对立:一方面在于空间和时间,另一方面在于实在和真理。杨老师进一步解释道:“关于真理的领域,书中作者并不提倡所谓的融合,而是告诉我们要进入真理的领域,同样,真理的领域也包含谎言和谬误”。


    三、哲学家怎么说

    杨老师用祁克果的话说,哲学家就是“一个建造巨大城堡的人,却住在城堡旁边的小屋中”。具体说来,拒绝聆听的哲学家其实既拒绝真理也拒绝现实。杨老师还补充介绍了“埃吕尔对极权的批评”,阐释了绝对真理和模糊语言之间的关系。

     在随后的交流互动环节中,同学们踊跃发言。有同学提问道“在后面听您讲课,在视觉关系上,您在我之上,这难道不也是一种权力分配关系吗?视觉文化和言语文化哪一种能够使我们活得相对更平等和自由?”杨老师回答说:“埃吕尔提到很关键的一点是,牵扯到一个时间流里面,两个人就会产生一种关系,人可以有独处的时间,但人没有独善其身的时候,人是群体的,这是我的一种理解。谈到平等,还有个问题是,平等一定是好的吗?这里面有很多可以思考的地方。”

    还有同学提问道:“您刚才讲到雅克里认为对话或者言语把我们带入到一个奥秘的境地,也就是认为对话很重要。彼得斯在《对空言说》中提到了人们的交流并不容易,边界和要求让我们难以实现完全的心连心的交流。那么您如何看待这两种对话或者交流的方式呢?”杨老师感慨:“完全充分的交流是不可能的,遇到必须要交流的对象,比如我太太,我经常会有和我太太才认识了一点点的感觉,我们有一辈子可以去度过,所以和人的相处是一件最好也最难的事情。”

    最后,杨晓霞老师也发表了自己的见解:“我理解的是,看见和听见都是感知世界的方式,某种程度上都是一种语言,看见是静向的,人在世界中。而听见是双向的,以自我为中心。不知道我的这种理解,和作者的本意是否一致?”杨击老师回应:“前半部分杨老师提到的,看见和听见都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式,这点我很同意。但是后半部分,看见和听见的关系上,埃吕尔很明确地表达形象要臣服于词语,因为词语要进入真理的领域,这一点上没有任何让步。”

(文/刘丹妮/吕迪)




返回列表
Or use your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Forgot your password?

Or register your new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Error message here!

Back to log-i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