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爱传媒讲坛第32期:陈庆荣教授分享“中国古代诗歌阅读的认知机制:来自眼动和EEG的证据”

发表时间:2018-12-06    浏览次数:

    125日,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教授、副院长陈庆荣做客新传大楼408教室,为大家带来了“中国古代诗歌阅读的认知机制:来自眼动和EEG的证据”的主题讲座。于德山教授出席并主持了此次讲座。

    讲座伊始,教授就抛出了一个问题:哪些思想文化是传统文化最核心的内容,是中华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从而引出自己的研究初衷:当代中华传统文化应该回应时代的召唤。人写东西喜好在文章中用对仗,押韵的文句就是类似文化基因的东西,有科学问题和科学规律在里面,所以以押韵阅读和眼动技术为切入点,就是解决这个问题的初步工作。

    接下来,教授分享了他的研究成果——“古诗阅读的认知机制:来自眼动的证据”。主要讨论的是中国人为什么有这种阅读或写作偏爱押韵的心理机制?

    第一步,研究基点:诗比任何艺术都更顽固的具有民族性。教授用一首诗的不同版本进行了比较,比如普通翻译版,诗经版,离骚版,五言诗版以及七律诗版等,从而得出英语是重音计时的语言,其诗歌的节奏来源于音步和格律;汉语诗歌以音节计时,一字一音,因而平仄和四声规则逐渐成为汉语诗歌特殊的格律特征。

    第二步,研究设想:以诗歌押韵的认知机制为中心。其中,教授重点介绍了姚斯接受美学中的期待视野,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盖文体通行既久,染指隧多,自成习套。”,以及罗曼·雅各布森的诗意性功能理论,以此论证其研究设想。其中,教授重点指出雅各布森的分析缺乏理论实证,不能回答三个关键问题:何谓“有意识地知觉”?何时“有意识地知觉”?以及如何“有意识地知觉”?所以,诗意性功能作为一种描述性阐述,还无法科学阐释诗歌阅读的内在认知机制。教授由此引出了中国古代诗歌典型的韵律特征:平仄和押韵,并深入浅出的分析了中国人对古代诗歌“有意识的知觉”更直接的表现为他们对押韵的自动激活和自上而下的韵律周期。至此,教授提出了其研究假设:中国古代阅读中意义构建受到声率模式的制约。

    第三步,研究方法:阅读和言语知觉中眼球运动的实时追踪。教授告诉我们眼球运动是人类阅读和言语知觉中的自然现象。19世纪70年代开始,科学家就注意到语言加工过程中的眼部特征,使用多种眼动技术考查人们加工不同类型语言信息时的眼动规律并探索其内在认知驱动机制,以此解决眼动和语言加工的关系问题。然后,教授又通过具体的实验向我们详细的阐述了什么叫眼球追踪。

    讲座接近尾声,教授以一则生动的广告视频让大家更直观的了解眼部追踪的原理。同学们都对这项技术赞叹不已。于德山教授也希望能将新闻传播学和心理学更好的结合起来,实现交叉学科的有效整合,从而产出更多新鲜的学术成果。

记者|张悦

摄影|张悦

返回列表
Or use your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Forgot your password?

Or register your new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Error message here!

Back to log-in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