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爱传媒讲坛第77期:于德山教授分享“新媒体图像技术发展与当代视觉文化传播”

发表时间:2019-12-18    浏览次数:

1216日晚,南京师范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博士生导师于德山教授在新传大楼102办公厅为研究生同学带来了题为“新媒体图像技术发展与当代视觉文化传播”的学术讲座。

讲座伊始,于德山教授谈到,对该问题的关注与整个视觉文化的再度觉醒,尤其是与相关图像技术高速发展的背景分不开的。他从图像技术的持续发展、新媒体背景下出现的新型图像新闻、重新思考视觉真相等三个方面对讲座主题进行了阐述。

在第一部分,于德山教授梳理了图像技术的发展历史。他认为,图像的符号是一种技术符号。人类目前所掌握的符号类型主要分为语言符号、声音符号、图像符号等三类。而语言符号在这三种符号中发展最为成熟,这种高度发展离不开其易于辨识、多样化、形式简洁等特征。从这些角度分析图像符号,它的形式比较复杂,与表现物之间有相似性。因此,在人类符号系统发展的过程中,只有图像和技术关联最为紧密,图像符号的技术性是语言难以比拟的。从古代社会到数字化媒体出现之前,技术一直在图像符号的物质层、形态层乃至传播媒体、媒介方面进行大规模的改造,进而改变人们的视觉观念、视觉思维视觉感受。

从上个世纪50年代开始,人类社会的技术进步带动了图像技术、图像设备、图像媒介、图像媒体、图像传播渠道的大规模发展,例如各种新型的拍摄设备、新型图像的样式、数据可视化、虚拟影像技术等。除了这种视觉奇观化之外,新的图像文化具有个体化、设备化、小型化、便捷化的特点,图像的社交化、智能化开始出现,使得图像的运用变得更加广泛,这也体现在手机的发展演变上。基于新型图像技术所形成的图像样式进一步形成了新型的图像文化,这种图像文化数量庞大,涉及人数众多,比如表情包、图像的个人运用、网络平台上的趣缘群体、图像的恶搞文化等等。图像文化、新技术文化引发了视觉文化发展的新时代,这个时代可以被称为第三代或者第四代。与之前的手工制图、印刷时代、电子时代三个时代相比,第四个图像时代的数字化特征更为明显,这意味着万物皆可成为符号并且迅速传播,其文化样式是以新媒体为主渠道,大规模的制图软件可以被任意下载、任意使用,数字化的影像使传播变的更加融合。因此,第四代视觉文化是一个全民制图的时代,也是一个意识形态或国家组织集团大规模使用图像的时代。

其次,于德山教授分析了在这个时代下出现的新型图像技术以及新型图像新闻的类型。他认为在新闻领域影响比较大的主要技术有数据可视化、虚拟图像技术以及人工智能图像技术。第一,数据可视化的主要应用领域有数据新闻以及H5新闻。数据新闻的主要表现形式有新型图表,这种图表基于大数据,并且可以进行超链接,动态呈现。目前数据可视化技术比较成熟,可选择性也比较多。在新闻传播方面,海外的传统媒体首先进入该领域;而在国内,《人民日报》、新华社、央视等传统媒体集团也在努力进行实践。第二,虚拟图像技术与虚拟图像新闻。虚拟图像技术主要可以分为三大类:VR技术、AR技术、MR技术。这三类技术增强了人类通过虚拟图像所形成场景的逼真性、参与感互动感,这实际上就是一种新型图像,这种新型图像使得图像环境化。因此,VR技术很可能是未来图像技术发展最重要的领域之一,它以图像的方式建构一个虚拟世界,代表着人类图像发展的一个新的理想世界——完全模拟现实。第三,MGC图像技术是最新的一种图像技术,与人工智能有直接关系。机器生产内容主要的特点就是以人工智能的方式对信息,尤其是图像信息进行搜集、制作以及快速传播。这种技术代表着一定的潮流并且发展非常迅速。在新闻领域,目前最新的是阿里巴巴集团和新华社开发出的新华智云系统。该系统是从前期的媒体大脑发展而来,经历了三年的发展后,在新闻人工智能方面有了巨大的进步。今年826日,该系统发布了25款媒体机器人并且投入商用。

最后,在梳理了新型图像新闻对业界的影响后,于德山教授探讨的对象转向了未来新型图像技术的发展,并且深入分析了应当如何看待技术。他认为,未来新型图像的发展会更加小型化,甚至是器官化,图像对个人的影响才刚刚开始。人工智能技术图像的快速发展也催生了两大派别:乐观派与悲观派。乐观派认为人工智能技术一定会造福人类。悲观派认为人工智能技术发展到这一地步代表着人类技术发展的另一阶段,这迫使人们重新大规模反观技术对人类产生的负面影响。于德山教授强调,人工智能图像技术目前处于弱人工智能阶段,和高阶的人工智能技术还相差很远,但目前人工智能涉及的领域已经让人惊叹。虽然人工智能技术才刚刚起步,但是这其中也蕴含着政治、文化、哲学等诸多问题。因此,于德山教授认为,对人工智能的乐观是比较浅层的问题。人工智能不是不会撒谎,恰恰相反,它们会撒谎,并且更加难以辨别。那么如何认识技术呢?于德山教授引用了柏拉图的药罐说——技术是人类的药,药能治病,其本身又有毒性。这就带来了一个困境,人类正是因为有“病”,所以才会用“药”来医治自己,这恰恰揭示出人类技术的矛盾性。于德山教授还谈到了法国哲学家斯蒂格勒的观点,该学者用“普罗米修斯”来暗喻人与技术的关系,他认为上帝之所以让“普罗米修斯”为人类送来火种,是为了弥补自己的过失,同时也是弥补人类的缺陷——人类并没有被赋予任何与生俱来的才能。这揭示了人与技术之间的关系:技术是外在于人的。从这个角度反观媒介环境学派,他们更多的延承西马的批判视角,重点从技术层面切入,批判技术对人类社会和文明的影响,这种观点进一步影响了现代的哲学家,产生了技术哲学。

在结束讲座之后,现场的同学们就业界发展、技术毒性以及关键概念的界定与于德山教授进行了深入的交流。整场讲座内容丰富,案例充实,理论与实际结合非常紧密,不仅涉及了传播学的角度,而且还进入了文化、哲学领域。这次讲座使得同学们开拓了理论视野,完善了自己的知识体系,接触到了业界前沿案例,让大家受益良多。

                                                     图文/李可心

审核/张郑武文 甄智

返回列表
Or use your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Forgot your password?

Or register your new account on Blog

Error message here!

Error message here!

Hide Error message here!

Lost your password? Please enter your email address. You will receive a link to create a new password.

Error message here!

Back to log-in

Close